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

信息来源:www.arborday.cn
面对雾霾 我们不能习以为常
 
  

       霾虽可怕,更可怕的是我们习以为常,若我们因此而行动迟缓乏力,才更令人忧心。请把每一次雾霾,都视作民众不堪其扰的痛苦状。我们每个身处雾霾中的人,要把口罩戴起来,保持对问题的高度警觉,不能放弃对环境问题的抗争,这也是对政府的一种有力敦促。
  这一次的雾霾,来得比以往更严重、更持久、更广泛一些。然而,我们却似乎失去了应有的警觉。
  我们在霾面前无能为力,至少缺乏有效作为,驱霾只能寄望于冷空气,或一股大风。尽管北京将霾预警升级为橙色,采取了一些措施,比如有36家企业停产,一些扬尘性工地停止施工,大街上也少了些车辆的行驶。然而,在霾的大区域性、顽固性特点面前,这些仿佛只是尽人事而已,于那霾锁的尴尬似乎无甚改观。
  另一方面,公众的习以为常更令人忧心。尽管这只是无奈和被迫,但这在客观上使驱霾行动失去了应有的压力。当初,霾来之时,PM2.5给人们扫了盲,人们戴起了口罩,减少了户外出行。然而如今,越来越多的人连口罩也不戴了,因为知道没太大用处,戴了还怪麻烦。户外活动照常进行,因为不知这种天气,什么时候是个头儿。
  这种思想上的麻木,高度警觉的失去,无异于雪上之霜。它会让我们集体钝化,不再那么敏感,对霾袭的现实认同其合理性,对驱霾的难度给予深度理解。长此下去,我们就将可能错过驱霾时机,健康就将在霾的淬炼下变得不堪一击,各种由此产生的疾病就将在未来数年更多滋生。
  这决非危言耸听。霾虽可怕,更可怕的是我们习以为常,若我们因此而行动迟缓乏力,才更令人忧心。
  中国正处在一个发展上升期与矛盾凸显期并存的特殊时期。走过了环境问题等瓶颈,我们就将柳暗花明。全面深化改革,一个重要方面不就是要突破瓶颈,从各个方面获得发展的动力吗?因而,驱霾的能力,考验落实全面深化改革的能力,考验有效治理国家的能力。
  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。霾的形成,不是一朝一夕。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对发展的模式、惯性无动于衷,或不去从根本上扭转,以至今日积重难返。尽管 从中央到不少地方都制定大气污染防治计划,搞了所谓清洁空气行动,淘汰那些高能耗、高污染、高排放的落后产能,但显然,面对GDP的诱惑,面对财政收入的诉求,面对所谓关停并转带来的就业压力,面对转型升级过程中的烦恼,驱霾行动有些缓,力度有些软,制度有些柔了。
  霾,是大自然对我们提出的严重警告。一次比一次严重的雾霾,即使我们有耐心,恐怕肌体没有抵抗力,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和评价也会因此降低。与马斯洛河谷事件、伦敦毒雾事件相比,眼下还有机会。千万别等到这类恶性事件的来临才刻骨铭心、万般痛心。因为,人民的生命耗不起、损不起。
  请把每一次雾霾,都视作民众不堪其扰的痛苦状。我们每个身处雾霾中的人,要把口罩戴起来,保持对问题的高度警觉,不能放弃对环境问题的抗争,这也是对政府的一种有力敦促:请把治理的制度刚性起来、把进度提速起来,没有什么商量余地,也没有可以无限地给予宽容的机会和时间。请让治理无能者、无力者让位,不要用那些糊弄人的治霾措施、紧急措施再延误时机。如是,我们才有可能尽快摆脱霾扰的那一天。